热搜: 宾馆 快递 违章 便民 美食 搞笑视频
   
   
新闻 百姓 推荐
古城 云山 活动
 
 
   
便民 美食 名胜 收藏 交警
建筑 老街 特产 游记 商业
 
   
   
老照片 方言视频
浪石村 武冈摄影
 
   
   
武冈旅游 武冈机场
武冈乡土 武冈便民
 
  您现在的位置: 武冈信息港 >> 武冈乡土 >> 武冈老照片 >> 正文
 

武冈解放,武冈解放老照片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3-13
摘要:武冈解放,打武冈时,解放军多路部队四面合围,张久吉所在的部队受命从城北攻城。当时张久吉是1营3连的一个排长,他的任务是“跟在尖刀连一连的身后,待打开缺口后守住突破口,巩固阵地”。

  在南宁市友爱路干休所裡,住著几位曾亲历解放战争的解放军老战士,现年83岁的张久吉身体依然硬朗,多年的军旅生涯在他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迹。谈起当年解放南宁时的见闻,张老豪气勃发,眼神中流露出军人的豪迈和锐利。他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止不住了,仿佛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又重现他的眼前。

罕见武冈解放战争题材照片。查资料武冈的解放日是1949年10月10日,那么这两人应该是解放后二十天照的,估计是就地留地方工作了(因为其中一人已经不佩戴任何军人的徽章了)。 

  武冈之战打开入桂大门

  张久吉所属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十三兵团第39军152师455团。1949年10月,解放大军挥师南下广西。要打开通往广西的大门,必须首先拿下湖南武冈,当时那裡驻扎著国民党的一个军部,扼守著进入广西的通道,兵力十分强大。白崇喜为将解放军拒于广西境外,急调祁阳的国民党军第30师增援武冈,欲死守此咽喉要道。

 


1949年12月,解放军进驻南宁。

  打武冈时,解放军多路部队四面合围,张久吉所在的部队受命从城北攻城。当时张久吉是1营3连的一个排长,他的任务是“跟在尖刀连一连的身后,待打开缺口后守住突破口,巩固阵地”。

  攻城前,张久吉和其他几位先头部队指战员,来到城外山头上观察地形,发现武冈所处的位置是个盆地,四周高,中间低,县城就在盆地的中央,被又高又厚的青石城牆围得严严实实。“当时觉得那个城牆挺高,但因为是从高处向下看,感觉还是可以应付的。尖刀连制作了登城用的梯子,把几把梯子扎在一起,可以伸缩折叠,觉得凭著这个长度足以攀上城牆了。”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视觉误差,让尖刀连付出了重大代价。

  10月10日上午,攻城战斗打响,张久吉率领一个加强排,紧跟著1连向武冈城发起冲击。国民党守军凭借城牆上坚固的工事,用密集的火力压制解放军的进攻。张久吉回忆说:“1连顶著弹雨冲到城下,才发现城牆比预想的要高,足有5米多,梯子长度根本不够。战士们暴露在敌军的火力之下进退不得,损失非常惨重。等到1连终于突破进城时,全连隻剩下七八个人。”

  负责巩固突破口的张久吉随后带队冲入城内,在打开的缺口处警戒,掩护后续部队进城。“我们在突破口守了半天,一看附近没什麽敌人,都被打跑了。又看见城裡别的部队都在抓俘虏,我心裡也痒痒的,一咬牙也带人冲进去了”。

  冲进去后,张久吉发现城裡一片混乱,战斗依然很激烈,枪炮声四处响起。这次战斗,解放军多个兵团联合作战,各部队的军装制式也不统一,“穿什麽的都有,第二野战军的衣服是土黄色的,跟国民党的军装差不多”。张久吉带著战士四处搜寻敌军残部,突然发现一幢二层小楼,裡边有“敌军”的身影晃动。一直憋著劲的张久吉一下来了精神,带著战士就往楼上扫射。“这一下把裡边的人给打毛了,楼裡的人怒气冲冲地大吼:‘你们哪个部分的,怎麽打起自己人来了!’我仔细一看,原来人家是二野的部队,闹了一个大笑话。”

  进驻南宁初识岭南风物

  经过武冈之战,通往广西的大门被顺利打开。张久吉所在的部队稍作整备,就向广西境内进军,一路长驱直入,没有遇到国民党军像样的抵抗。在广西境内,解放军遇到的最大困难不是战斗,而是行军,恶劣的天气和道路条件比敌军更难对付。

  张久吉回忆道,“进入广西后天气变得很糟糕,几乎天天下雨,路上又是水又是泥,部队一天走不了20裡路”。这样一拖延,部队的进度就落在了后面。张久吉说:“我们进了桂林,先头部队已经过去了﹔到了柳州,柳州也已经解放了。在柳州略作休整后,上头命令部队跑步向南宁前进,争取抢先拿下南宁。”

 
解放军进入南宁后协助维护市区交通秩序。

  张久吉说,从柳州开往南宁的途中,他们一路上看到很多国民党兵的尸体倒伏在路边的田地裡,每隔不远就有一具,路上一直弥漫著强烈的腐臭气息。这些国民党兵有些是在溃退的时候自相残杀而死的,有些是被当地的群众打死的,凄惨的景象透露出国民党大势已去。

  虽然是大踏步前进,张久吉所在的部队还是没能第一个进入南宁。12月3日,解放军39军116师攻克南宁门户昆仑关,向南宁挺进。前卫的347团连续击溃国民党军在九塘、七塘、六塘一带的抵抗,歼敌一个团。12月4日,解放军未遇大规模抵抗,116师347团主力于当晚10时开进南宁。

  最先进入南宁的部队并未在城内停留,而是紧紧追赶著国民党军残部向西进军。张久吉所在的152师接到命令驻守南宁,展开保卫和剿匪工作。为了给南宁人民树立良好的军队形象,部队在南宁城外稍事休整,战士们整肃军容,列成四路纵队,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北门开进城内。

  张久吉对南宁的第一印象很好:“部队进城时群众夹道欢迎,敲锣打鼓,兴高採烈。比起其它地方来,南宁老百姓对解放军比较热情,家家户户的大门都开著,看起来也不害怕。不像有些城市,解放军一进来家家大门紧闭,以为解放军也像国民党军队一样欺负老百姓呢。”

  部队走到当时的红星大戏院集结,也就是现在的红星电影院一带。战士们放下背包,原地休息。红星大戏院当时是南宁市的中心,但张久吉在这裡没看到一点繁华景象,“当时的南宁很小,也就是七八条街的样子,休息的时候我去街上逛,不一会儿就把全城走完了。城市看起来很萧条,街上的人穿得很破旧,裤子都是手工纺的布做的,光著脚,稍微好点的穿双草鞋”。

  张久吉所在的部队,战士多是北方人,对南方的风物不熟悉,看见大街上都是女人挑担子,男人背著小孩,两手空空地跟在女人后面,很多人觉得奇怪。张久吉说:“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进了南宁以后看见有卖香蕉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香蕉,就好奇地买来尝尝新鲜。当时不懂啊,就连皮一起塞进嘴裡咬。旁边有见多识广的同志笑得够呛,告诉我香蕉得剥了皮吃。”

  解放军五个班勇斗三千土匪

  部队在南宁驻扎下来以后,张久吉被派往镇宁炮台驻守。镇宁炮台在如今的人民公园中,现在是市中心,但当时还是一片荒凉的郊野。国民党军队南逃后,一些没来得及逃跑的士兵啸聚成匪,躲到郊外,经常进城骚扰。

  刚刚获得解放的南宁百废待兴,频频出现的匪患严重干扰了生产。这些土匪不时袭击群众,杀人放火,抢劫财物,甚至还向解放军发起挑舋。张久吉在镇宁炮台的驻点就多次被土匪攻击,不过这些小股土匪在正规军面前成不了什麽气候,都被一一击退。

  为了打击土匪的嚣张气焰,还群众一个安宁的环境,驻南宁的解放军派出一个营的兵力,前往隆安、扶绥等匪患严重的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剿匪行动。张久吉也参加了这次剿匪战役。

  张久吉回忆说,他印象最深的一次剿匪战斗是在隆安。那次,张久吉率一个加强排到一个匪患严重的小村,据情报显示:这股土匪人多势众,装备精良。部队不敢怠慢,配备了5个班的兵力,携带了六零炮、重机枪等重火力武器。部队到村的小学校裡宿营,“还没等住下,刚淮备吃饭,外边枪就响了”。张久吉出去一看,外边山上黑压压一片都是人,估摸著土匪有3000多人,把村子给包围了。解放军在学校院子裡挖了一个简单的工事,与土匪交起火来。跟身经百战的解放军比起来,这群乌合之众显然不是对手,“一轮战斗下来,打死了很多土匪,把他们吓得不敢上来”。不过土匪并未退却,他们仗著人多,而且佔据地利,依然包围著小村,却不敢再与解放军交火。

  “等到天黑了,我对副指导员刘东民说,土匪有这麽多人,一直这麽围著恐怕不行,得想办法回营部送信,派兵力过来支援。”于是刘东民带了一个班的战士,趁著夜色突围出去,土匪熟悉地形,追著他们打了一路,刘东民在战斗中牺牲。送信的战士回到营部时天都亮了。营部得到消息后,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来接应,部队裡应外合前后夹击,消灭了这股土匪的大部分。

  经过长达半年的剿匪行动,南宁周边的土匪基本肃清,为解放后的南宁创造了良好的治安环境。

  如今,已离休的张久吉在颐养天年。对于南宁,他有著深厚的感情。闲暇时他会到街上去转一转,想起当年残破的小城,如今已变成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张久吉总是感慨万千。(记者 孙鹏远 通讯员 丁龙兵)

  来源:南国早报

  

武冈的解放

  武冈地处雪峰山脉与南岭山脉之间,属丘陵地带,是通往广西和贵州的的重要通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湖南和平解放,但武冈仍控制在国民党军队的手中,49年春武冈突然增驻了 两个团的兵力。一个杂牌军叫什么保安团,一个是嫡系部队的358团,团长苏治刚是武冈花桥人,他被打垮得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是跑回来招兵扩编的。另外则还有一个所谓的县大队是地方武装,那是在城边活动的一股土匪招安而成的,为首的叫谢光明。武冈城的地形是西北高,东南低,城墙的东南方隔着一条大河叫赧水,西边是一遍开阔地,只有西北边是山坡地,是最好进攻的方向. 国民党军队的布防向来是这样的,杂牌军守危险的地方,自然就是保安团守西北边了。

  军队多了的同时,外地人似乎也多了很多,耍猴的,唱小曲的,还有卖北方小吃的。说是共产党来了先遣队,七月间杀了个人,从旧看守所〈大家都喊作杨家词堂〉推出来,虽是五花大绑,被插上了死囚标,经由南正街过水南桥到南门外的易家坪刑场去的一路上,竟然有板有眼地大唱着京剧,听说被杀的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到还真有共产党员的气节,人门称赞不已。

  军队多了,气芬就显得紧张,再加上外地人一多,社会上就比较乱,帮会就活跃起来了,说是碰到什么困难,只要打出暗号,对上暗语,同帮派的人就会主动出来帮你,在人人都感到自危的时节,有不少人就入了帮会。帮会发展得很快,主要是青帮和红帮,另外就还有个以城里人为主要对象的小帮派,就是以以谢光明为首的所谓〈双中〉帮。帮会的活动很猖獗,猖狂到竟敢在城内打抢,有个叫余老三的人,就在辕门口闹市区不远的地方,趁着天傍黑的时候,抢了一个织匠师傅的一它洋纱〈就是棉纱〉。另一派就闹得很害,结果是硬逼着他们本派按所谓派规把那个人处决了,闹得是滿城风雨。帮派之间的斗争是很激烈的,那年春夏之间,红帮的头子谢兴元竟在新宁县靠近武冈一个叫做白马田的地方被人暗杀了,红帮就借此放在河滩坪大办丧事,以显示自已的势力,凡是红帮的人都要去上香,出殡那天,他本帮的人加上看热闹的,几乎达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搞得人心惶惶。

  那段时节的人心是惶恐的,国民党对消息封锁得很严,武冈比较闭塞,也很少有其它消息来源,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长沙已经和平解放,解放军已经临近武冈,只是一种〈 山雨欲来风満楼〉的感觉。农历八月十四的下午,

  城门突然就被关起来了,乡下的农民出不去,下了乡的城里人也进不来了,人们急得一团糟,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亊,变得诚惶诚恐。第二天是中秋节,又不得不把城门打开了。人们已经知道情况不好,出城的急忙出城,进城急忙进城,甚至出现了拥挤。没多久,城门又关了,还有些未能出得去进得来的,只好呆呆地等在城门边。直等到下午,城门才又开了一下,把等在城门边的人放走以后,城门就马上又关了。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往城门洞里堆土了,那时的城楼已只有门而没有闸了〈门是用木材直着做的,而闸是用木材橫排做的〉门洞里堆了一个多人高的土,是不可能轻易就打开了。十六,十七,十八三天,驻城的部队又在街头巷尾用砂袋構筑了工事,大有要进行巷战的意思。城里并没有什么枪声,还有部分人在试着做生意,乡里人不进城,就没有什么生意,早早地也就关铺门了。而大部分人都在考虑如何防患流弹伤人,于是就有人在家里用桌椅拼起来,用棉被衣物等堆在上面当掩体,以便人躱到底下。乡里人不进城,市面上肉食蔬菜很紧俏,当然也就物价飞涨了。国民党的票子,什么银元劵,金元劵是一倒再倒,到临近解放,纸币根本就没人要,市面上已倒退到只用银元和铜币。这几天城里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气芬却很紧张,听说国民党白崇禧从广西调了两个团的兵力来支援武冈,已到了城外,在离城不远的东南方黑土岭打起来了,城里确实也听到了激烈的枪炮声,天上也曾出现过信号弹,夜间也还出现过照明弹,具体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农历八月十九日上午大概是九点钟开始,一连三声炮响,几乎是同时,天上出现了信号弹,紧接着是密集的枪炮声,攻城开始了。第一炮落在了老南门的宣风楼上,宣风楼被打掉了一角,第二炮据说是落到伪县政府门口了,这炮还打得真准呢。没隔多长时间,大约四十多分钟吧,就听外面街上有人喊《进城了》,究竟什么进城了,都喊不清楚,也並没有发生巷战。接着很快就有了《开门,开门,》很急促的叫声,是解放军开始进行搜查了,打开门,是荷枪实弹且枪上装有刺刀的解放军战士,也并不询问什么,只是用目光搜寻旮旯里的一些僻静处,这样一连三四遍,就没再来人了。这期间,天上传来了飞机的叫声,並曾听到一声巨响,都以为是飞机丢了炸弹,其实不是,国民党来的是侦察机,而响声是易恒春的铺子太大了,叫不开门,就用炸药包將其炸开了。门虽都被叫开了,却不敢大打开,从门缝里往外瞧,街上已经在处理俘虏了,被俘的人站成一排,样子非常狼狈,衣着极不整齐,有临时套上了老百姓衣服的,甚至有穿了女人衣服的。一位解放军,大概是军官在遂个地问话,问什么当然听不见,只见那些人被分成了两股,一股是留在旁边,另一股则是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边去领钱,大概是打发回家的,那么留下的就可能是准备参加解放军的了。只可惜没抓到伪团长苏治刚,说是化妆成老百姓给跑掉了。还有所谓县大队的那个谢光明,到是抓获了的,却由帮会找人出面给取保释放了 ,谢光明逃出城里以后,就又上山为匪去了。当时地上到处都散落了不少的枪械子弹,暂时也没人管。街上安静些了,开始有人打开了铺门,更有大胆的就想上街去看热闹,但是过不去,街上还在戒严。这段时间也不长,街上在稍加清理后,戒严马上就解除了,还不到中午基本上就都恢复了正常,解放军处理事情还真快。这时的街上已贴了不少《欢迎解放军进城》和《中国共产党万岁》等标语,而且城门也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能够容纳单个的人进出了,这么快,又没人去挑土,不知怎么就被推开了。武冈解放了,而这一天是十月十日 ,正巧是国民党的双十国庆节。

  整个解放武冈的战斗是激烈的,不仅城外打了阵地战,最后又还打了攻城战,攻城是从城西北角的大炮台那边用梯子硬爬上来的,肯定牺牲了不少的人,后来的高中一年级的语文教科书里有篇课文,叫《永远不倒的红旗》,写的就是攻武冈城的情况。武冈有坚固的城墙,城里还有两个团的兵力,情况就可想而知了。过后从掩埋烈士的墓碑来看,担任攻城主要任务的部队是〈天津支队〉,他们的政委都牺牲了。打扫战场的时候,被丢弃的武器都被集中到洞天小学〈洞天宫〉和龙城小学〈上湘宫〉戏台前的天井里,多得都几乎堆不下了,那样的堆在那里,场面壮观得很。大炮没法集中到城里,就放在东门外,后来又被拉到了皇城坪,好几门远射程炮呢,炮身好长,口径好大的,武冈人可是从未见过。这些炮被国民党军队拉到武冈,可能根本就未进入过阵地。武冈的解放是场不小的战争,〈解放战争史里也曾写给了有〉攻城只在大炮台那里毁坏了一些城墙上的砖垛子,城墙没有垮,城内的民房也没有损坏,竟然没听到死伤了老百姓。

  武冈解放了,经历了这么大一场变迁,居然第二天就一切本正常了。紧接着就是解放军进军广西,武冈是通往广西的要道,从武冈经新宁到广西是在抗日战争后期就修有战备公路,大量的军队要进广西,也可能是为解决给养问题,选择了从武冈城里通过。部队从高沙来,〈那时还没有洞口县的设置〉,进水西门经南正街出南门走三里亭去新宁,那是一批接一批,不分昼夜,川流不息地过,也不知有多少人,过了一连好几天都没停过。部队的服装和武器却不整齐,有扛三八大盖的,有拿美式冲锋枪,卡宾枪的,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是穿着国民党军队服装和戴关美国钢盔,那些可能是才参加解放军的。部队中也有骡马驮着大炮,一只马驮炮身,一只马驮炮座,都是高大的蒙古马和骡子,也是武冈从未见过的。部队连日连夜的赶路,可能是一个团一个团的换下来休息,即从大队伍中抽出来,休息一定时间后又揷进去跟着继续走。睡觉就在路边的老百姓家里,有的甚至根本就是在老百姓的屋檐下,走的时候还会打扫得干净利落,做到了秋毫不犯。吃饭则是以连为单位埋锅造饭,吃完饭又揷进去继续走,总之是不间断的。大军经过期间,天上来过两次飞机,並没有丢炸弹,可能是国民党的侦察机。部队里一般士兵身上都背着米袋子,但还是在通过保甲长来向商家征集糧草,给付的都是银元,也是十分公平的。每个部队都有文艺宣传队,在街口或路边稍宽的地方,就进行演出,有打倒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活报剧,也有反映解放区生活的小演唱,如〈小放牛〉,〈兄妹开荒〉等等,生动活泼,很受老百姓欢迎。还有说快板书的在一边给部队解乏和加油。另外则还有提着白漿桶在空白墻壁上书写大字标语,诸如〈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等等。宣传工作那是到了家的。

  大部队过后,就在开始筹备庆祝武冈解放的大会,城门和街上的十字路口,都埋了条子树再扎上松柏枝,做成牌楼贴上会标和大幅的标语,表示庆祝。庆祝会的时间选在11月7日那一天,与苏联十月革命节同时庆祝,大会是上午放在皇城坪里开,还在老南门西边的城墙上用大炮放了礼炮, 像是二十一响,並且还重新補了部队的入城仪式和进行了阅兵,非常热闹。那段时间的晚上,有部队的文工团在城里的三义宫里进行演出,演出〈刘胡兰〉,〈白毛女〉等革命歌剧,是既好听而又感动人,宣传效果极好。

  庆祝会开过后,接着是剿匪和镇压反革命。很快就要过春节了,为了打击反革命的嚣张气焰,赶在春节前处决了一批民愤极大的首恶分子,包刮有前武陵镇镇长刘镇国和一些帮会的头子等,一次三十二个,就枪毙在东门外车站前面的稻田里,正是大雪天,地上是一片白,鲜血染在白雪上,可谓红白分明,那批尸体被暴尸三天,横七竖八地摆在那里,也是怪难看的。刚解放时,有不少解放前有劣迹的人,都都跑到绥宁当土匪去了,因为那里靠近广西,历来土匪比较多,对那些罪行较大的土匪,抓获回来是该枪毙的,于是又一次枪毙了二十四个在东水闸前的砂滩上,就是穿城河与南门河的交汇处。原来就是是土匪头孒的谢光明到是没有上绥宁去,而是跑到乡下继续为匪去了,但很快就被抓住,放在皇城坪开了公审会后,就枪毙在河滩坪了。可惜当时为了剿匪,怕云山的古寺窝藏土匪,竟把云山的古寺庙给烧毁了。谢光明在土匪当中还不算是大的,武冈最大的土匪是张云卿,在湘西南是有了名的,他的的活动范围很大,消灭张云卿到还確实费了些时日,他东躲西藏,到50年冬,才被击毙在一个小山洞里,说是那个山洞的入口处很狹小,连尸体也拖不出来,最后只好砍了他的头和一双手臂的下半节来示众,张云卿的头和手被挂在三牌楼和城门的牌楼上,让人们来识别,那是正月初的大冷天,天下毛毛雨,那个头颅和手臂被雨淋得惨白,难看得很。土匪被消灭以后,人心大安,人们开始安居乐业,一切也都趋向正常了。

  〈写作的人作者:苏山,1939年生,住南门口,这是以点代面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来反映武冈的解放战争〉

  2007年4月

  上文来源于新浪北京科大的博客

================================================================ 

 解放武冈的珍贵资料

  来自会思考的蚂蚁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c6f1a50100chzu.html

  作者是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武冈的资料有许多,大部分都是口头传说的,或者是后来采访经过文学加工的,在网上找到一本杂志的一个影印pdf文档,把它转成文本格式。

  

  1949年10月10日,中国人解放军第三十九军一一七师在一五二师的配合下,一举攻克武冈,使这座历史名城回到了人们的怀抱。

  东进武冈

  9月13日,衡宝战役打响。时我是十三兵团三十九军一一七师师长,我们的任务是和主力道,取道沉陵.突破敌芷江防,配合中路军围歼衡宝之敌。10月6日,我师抵达黔阳时突接军命令:立即东进武冈,攻克武县城。因为我中路大军尚衡宝人全线突击后,白崇禧为保其线左翼安全,急调祁阳的三O师西援武冈。“野司”和兵团发白崇禧这一企图后,即令我部速东进,求得先敌到达武冈攻该城。接令后,10月6日夜,我再度翻越雪峰山,奋力向武冈进。7日上午,师主力到达江口带后,军部又来急电,大意是:了尽快结束衡宝战役,向两广击,不让敌人逃跑,一五二师围武冈后,派主力阻敌三O五的增援。一一七师日夜兼程向冈进发,要求两师务于10日时前攻克武冈。攻克武冈战斗我和师政委李少元统一指挥。金高副师长、杨启轩参谋长、吴主任、杨弃副主任、赵永胜部等听说上级把打武冈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大家都乐得合不拢嘴。部队即刻出发了。我们几个一肚予话只得留到行军途中再说。这个说:湖南是毛主席的故乡,我们一定打好这一仗,保证衡宝战役全胜,向毛主席报喜;那个说,武冈是有名的古城,国民党又在此经营多年,城防一定坚固森严.我们决不可轻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话犹未尽,一二十里路出去了,竟忘了骑马。

  8日,在歼洞口守敌400余人后,黄昏时刻师主力通过高沙。考虑到上级要求10日12时前必须攻克武冈,连行军到作战,只有一天半时间了。我和李政委、杨参谋长决定,立即召集有各团团长、参谋长和师机关有关人员参加的作战会议,研究部署攻克武冈的战斗。部队由团政委、副团长们带领继续向武冈进发。这次会议是在高沙至武冈间的一个小村庄里召开的。师里几位领导都参加了,我传达完军和兵团的电报指示精神,便直截了当的说:“现在是8日晚上,距武冈还有60多华里路程,部队必须在9日清晨通近武冈城郊,10日凌晨前做好一切攻城准备,保证战斗顺利进行。”我的话音刚落,急性子的三四九团团长薛复礼就抢着说:“打雪峰山那一仗,由于我们对敌估计不足,包围不紧,可惜没有全歼敌人,让他们大部分掉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吸取教训,打一个出色的攻坚战,请求首长将主攻任务交给我们团。”团参谋长康应中接着补充了由他们团担任主攻任务的有利条件和必胜的信心。三五O团韩署团长、王秀法参谋长也先后发言争主攻任务。两团都求战心切,相持不下。看到这种情景,我心里很高兴:有了这样一批勇挑重担的指挥员,还愁打不了胜仗吗2李政委看到这种情形,冲着我笑了笑说:“张师长,还是请你定夺吧。”我和李政委商量了一下说:“好了,大家不要争了,武冈战斗时间紧迫,必须按时拿下来,过去三四九团打攻坚战多一些,比较有把握,这次就把主攻任务交给他们吧。三五O团有打运动战的特长,下一步向广西进军时你们担当前卫,打先锋,到那时就要看你们的!其实,这次你们三五O团的任务也不轻,一要把武冈守敌围住,不使其逃跑;二要配合一五二师主力阻击增援之敌。总之,不论是攻城部队,还是围城打援部队,都要按时圆满完成任务。”会一散,我们就跃马扬鞭,追赶部队去了。10月9日8时,师主力按时到达武冈城郊,与一五二师会合。我们到达武冈后立即组织师团干部,察看了武冈四周地形和敌人的设防情况。

  武冈是衡宝之敌左翼的重要门户,方圆几公里的武冈城,完全在二米多宽五米多高的由青石砌成的城墙围护之中,城墙内还垒有一层厚厚的黄土,使城墙显得高大宽厚。武冈守敌为第十四军六十三师一八九团、师炮兵连、湘保安第四团和白街大队,另有十四军的留守处,共约2700多,人·城门两侧和城墙上敌人设防森严,火力点密急、隐蔽;城内设有巷战工事,城外有副防御工事。在我们勘察时,看到城墙上敌人的巡逻队穿梭而行。我们在城东南勘察地形时,碰到几个前几天从城里跑出来的小学教员。我们问他们城内情况如何?他们说,城内敌人非常惊慌,到处挖工事,抢东西,连学校的桌椅和老百姓的门窗都抢去修工事了。城里老百姓怕打仗,有的跑出来了,有的在家里挖个洞藏了起来,大家都盼望解放军早点解放武冈。两个教员还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城西山里有游击队,经常进城活动;他们灵通得很,说不定就会来找你们。果然,武冈游击队的同志很快就找上门来,提供了不少情报,和我们一起投人了攻城战斗,对保证战斗胜利发挥了很大作用。通过勘察地形,我们研究决定,担任主攻任务的三四九团由城东北角突破,向城东半部发展进攻,四五五团由城西北角突破,向城西半部发展进攻,三五O团立即接替四五五团围城任务,断敌退路,配合一五二师打敌援兵。部署完攻城任务,我特别向两个主攻团交待:“你们现在就回去,布置作战任务,做好一切准备。同时要向部队讲清楚,武冈就要回到人民手中去了。在炮火准备和进攻中,要注意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保护城市设施。”会后,我和李政委向协同作战的一五二师领导通报了我们的攻城部署和准备情况,取得他们的同意。大家充满信心地表示:“明天一定要把红旗插上武冈城!’’红旗括上武冈城武冈的10月,仍有几分南方“秋老虎”之热。尤其是9日那天晚上,一丝风儿都没有。吃过晚饭,我和李政委信步来到驻地附近的一个高地眺望,乌云下武冈城的轮廓隐隐约约。城镇的上空闪着一片片亮光,不时传来一阵阵敌人的叫骂声,敌人还在忙乱着,作垂死的挣扎。

  这边,我们的指战员们也在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担任主攻任务的三四九团薛团长特别交待团侦察股长袁肖亲自负责制作登城用的梯子。城墙高达五米多,一时难找到这么长的材料作梯子。袁肖不愧是侦察员出身,聪明机警,他和工兵排的同志一起,扎成了几部折叠式的梯子。这种梯子能伸能缩,结实牢固,薛团长看了乐得拍手叫好。我和李政委回到师部,心情很兴奋,本来已准备就绪,但还是久久不能入睡。我们谈到了几天来跋山涉水,连续的急行军,谈到了明天就要解放武冈,谈到了下一步进军广西,投入解放全中国的最后战斗……天还没亮,我们就爬起来来到了城北高地后侧的师指挥所。此时各级指挥员和战士们早已进入了指定位置。两个主攻团的指挥所分别设在师指挥所的两侧约百米处,尖刀分队已沿交通壕一直插到距城墙仅150米左右的地段。

  10日8点40分,发起攻击的时间到了。“噢,噢,噢尸三发绿色信号弹从师指挥所腾空起。顿时,两侧炮阵地几十门大炮和重机枪暴风骤雨般怒吼起来;我们几个师领导走出指挥所,来到附近一处高地侦察,只见在我猛烈炮火的攻击下,城墙上的敌火力点一个个飞上了天。刹时,浓重的硝烟弥没了武冈城,在我炮兵的准确射击下,城墙被打开一个很大的缺口。9点10分,师指挥所发出了五顺红色信号弹,‘总攻开始了。伴随着强劲的冲锋号声,火力组、·爆破组、架梯组和突击组直扑敌阵.在三四九团阵地前沿,赵副团长指挥两个尖刀连队象“离弦之箭”飞奔城墙,架梯组在火力的掩护下,迅速地接近了突破口,正在这时,忽地从三四九团指挥所冲出一个人,一阵风似的跑向机枪阵地。是薛团长!这家伙想干什么?我急得大声喊:“薛复礼,你干什么?危险的他不在意地摆摆手,又继续向机枪阵地跑去。原来,在我炮火向敌纵深延伸,部队发起总攻时,从三四九团与四五五团结合部城墙内侧窜出约一个排的敌人,抬了两挺机枪,在残缺不全的城墙内侧由西向东运动,企图封锁突破口。敌人的运动路线正是我机枪射手视线的死角,机枪射手没有发现敌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薛团长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指挥三挺机枪调整射角,瞄准敌人,一顿狠打,把这股敌人压了下去。这时架梯组在机枪的掩护下,迅速接近突破口架起梯子,尖刀班三名战士以敏捷的动作冲了上去,首先占领了突破口,掩护旗手,将红旗插上了武冈城。在红旗的指引下,主攻营象潮水一样涌向突破口,很快控制了两侧城墙,掩护后续部队向城内猛扑。与此同时,四五五团也从西北角突破城防,向城内发起进攻。


 

文章录入:武冈007    责任编辑:武冈007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文责自负。其原创性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内容真实性本站不作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武冈信息港wugang8.com,否则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武冈信息港官方微信 武冈信息港QQ群
    大武冈-推送武冈最权威、及时、最有价值的新闻资讯,专注为武冈家乡人服务,用微信扫一扫关注吧! QQ群:333121702吃喝玩乐、活动聚会、体育健生、旅游摄影、聊天交友与武冈本地朋友一起交流
     
    相关新闻
    武冈二中老照片
    武冈州乡土志影印件照片
    武冈县文化大革命武斗纪略
    武冈县女界联合会旧址
    武冈特别支部旧址
    武冈县委旧址(解放初)
    老照片武冈皇城广场
    网友评论:
    参与评论:
      姓名
           
     
     
    一周热点
    · 湾头桥镇开展义务植树活动 (03-12)
    · 武冈市政协机关干部到龙田乡义务 (03-12)
    · 武冈工业品市场对面发生火灾 (03-11)
    · 武冈两位市民获邵阳“见义勇为先 (03-11)
    · 植树节来临 武冈市掀起植树热潮 (03-11)
    · 武冈志愿者为抗战功臣庆百岁 (03-11)
    · 武冈稠树塘杨柳老汉电话被骗十万 (03-10)
    · 武冈市加快十三五水利规划编制工 (03-10)
    · 武冈步行街王城公园里的花开了 (03-10)
    · 武冈春天补种绿化带苗木3万余株 (03-10)
    武冈摄影

    又见雾里云山

    武冈海棠花

    武冈凉薯

    临近黄昏的武冈头堂
    武冈乡土

    武冈解放,武冈解

    武冈二中老照片
     武冈解放,武冈解放老照片
     武冈二中老照片
     武冈州乡土志影印件照片
     武冈县文化大革命武斗纪略
     武冈方言歌曲《悟》武冈007翻
     武冈特产卤菜
     武冈姓氏何止百个
     武冈县女界联合会旧址
     寿佛菩萨“让”云山
     武冈生活谚语
    随机资讯
     
  • 武冈的语言
  • 武冈方言歌曲《悟》武冈007翻唱
  • 湾头桥镇开展义务植树活动
  • 武冈海棠花
  • 忘不了的武冈老布棉鞋
  • 【武冈旅游】武冈云山
  • 武冈生活谚语
  • 武冈古城院落吴家院子
  • 武冈城内的九座桥
  • 植树节来临 武冈市掀起植树热潮
  • 澳门十大博彩娱乐平台 | 澳门正规博彩娱乐官网 | 十大正规博彩娱乐网站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管理登陆
    Copyright @ 1997-2014 Wugang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湘ICP备15002907号-1
    武冈信息港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客服QQ:2420852060 广告热线:18692946133
    欢迎加入网站QQ群:333121702